早茶你喝的多了规矩你知道么?

  •   最广州的早茶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最广州,但是按照老广州的模式带他去吃一次早茶还是ok的。

      “你是不是有为什么打电话过来啊一大早的?”

      在广州,喝早茶就意味着要早早地起来,和众多爷爷奶奶们争抢茶位。年轻人一般都是九、十点才去吃,但这样就不算“最广州”了嘛

      睡得半清不醒的自己,把同样迷糊的朋友“连拽”地带出,踏上喝早茶的。

      一时灵感通过时间长河传承下来后,就成了文化习俗。不少流传下来的规矩,现在仍在沿用着。

      广州老字号经营早茶的饭店等级有五级,堂楼居馆斋。其中堂最高,斋最低。按这样的排序,莲香楼等级就高于陶陶居。

      广州目前叫酒家的老字号都是时期开的,可惜如今这些等级评定都弃用了。许多新开的茶楼就只冠上个“酒家”的名字,而不是堂楼居馆。

      喝的茶也不是平时饭店里随便泡的茶梗茶,普洱、铁、菊花、茉莉花、菊普等等才是常见茶色。

      头壶茶不是用来喝的,而是用来洗茶叶的。人们认为烫洗茶叶能够洗去茶叶上的灰尘,并且把晒干的茶叶泡开、泡软,从而诱发茶香。

      到现在,洗茶已经不是出于对品味茶叶的追求,而是成为广东人喝茶时一道不可或缺的工序。

      茶水也不是简单地倒掉,而是用来烫洗碗碟。和洗茶一样,也是一件喝茶时必须做的事。

      我给朋友斟茶的同时告诉他,广东人会给替自己斟茶的人行叩茶礼,也就是两根手指在桌上叩叩以示谢意。

      据传,乾隆和纪晓岚微服巡游江南时,来到一家茶楼,作为的乾隆一时高兴,竞给臣子纪晓岚斟起茶来。

      这在封建时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也是作为臣子莫大的恩典,在礼仪上纪晓岚应该是行三跪九拜,三呼之大礼。

      纪晓岚急中生智,屈起两指如屈膝状轻点桌面代表三跪,然后合上拳头轻叩桌面代表叩头九拜,这样既可不的身份,又不失礼仪。

      后来传到民间,因无须如此大礼,遂改为两个指头轻叩桌面,以示谢意,而且一直流传至今。

      广州的茶点也是分等级的,什么中点大点超点顶点,同等级的茶点价格相同。现在更是发展出了美点特点等十几级,价格当然也是节节高了。

      以前用的是普通的格子单。服务员会推辆装着茶点的小车到处。看到自己喜欢的,只需要拿起来,然后让服务员在单子上对应的栏里盖上章子就算计数。

      现在,很多茶楼都使用一次性的大菜单,就是菜品名后面有两个格子用来打钩的那种。

      喝茶常讲究“一盅两件”,这本来是以前工人的标准:一盅粗茶,配上两件简单的主食。

      后来发扬光大,文人墨客也喜欢点上一盅两件。这时候的一盅两件就要精致得多、美味得多。

      茶壶空了,朋友正想吆喝服务员来添茶,我就把他拉住,把茶壶盖子斜斜架在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