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摄影之前人类有多努力你造吗?

  •   “现如今人类每天用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可能比数码相机发明以前,人类用传统摄影拍摄的所有照片加起来还要多”,这是我前段时间听到一位摄友的感叹。

      数码的迅速普及,确实容易让人们忘记一些东西。比如当人们区分起摄影媒介的时候,只会简单划分为数码与。比如人们在发instagram之前,会选择各种奇特效果的滤镜,却不知道,这种滤镜并非数码特有,而是对传统摄影的某种效果的模仿。

      本文就给大家科普一下,你们口中不严谨的“”,或者更准确地说,传统摄影,都曾经有过哪些辉煌。

      从摄影发明之初到数码发明以前的那段时间里,在那个化学家独步摄影江湖的时代里,人类是如何把“摄影”玩出花儿来的。

      目前世界的摄影发明者为法国人易斯·达盖尔,他于1839年在法国将其发明的银版摄影法公布于世。虽然这事事后有一定争议(下面会细讲)。

      达盖尔的方法是在铜板上镀一层银,将银表面放置在碘蒸气中反应,形成一层可感光的碘化银,碘化银在光照条件下会分解恢复成纯银。根据光照的强弱程度,纯银转换程度也不同。此时银版上已经可以呈现浅影,拍摄完成后用汞蒸气对银版进行熏蒸,银版上因光照恢复的纯银与汞发生反应形成汞合金(呈现为高光)。

      但此时银版上未被光照或光照弱的部分依然残留有可以感光的碘化银,需要再将银版放入大苏打溶液中溶解掉碘化银,露出底层的铜(呈现为暗部),水洗烘干后便可获得一张永久的影像。

      达盖尔虽然发明了摄影,但这种方式并未像其后来的改进方式被普遍使用。达盖尔摄影法感光能力弱,所需时间长,同时影像无法复制,每张照片都是唯一的。

      早在1834年,英国人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伯特就发现了卤化银的感光能力,但塔尔伯特认为这种摄影术的效果不够好,对自己的发现不够自信,而错失发表先机。

      塔尔伯特的做法是,找一张那个年代能找到的质量最好的纸,浸泡在碘化钾溶液中,晾干,再浸泡在硝酸银溶液中,此时获得一张可以感光的碘化银纸片。拍摄前在暗处刷一层硝酸银和酸溶液,拍摄后再用硝酸银和酸溶液处理一次,然后再用海波定影就可以得到一张负像。

      由于塔尔伯特使用的是可透光的纸作为片基,这种方法可以通过拿一张新的感光纸与负像纸叠加的方式进行无限次复制,复制时可获得正像。

      早在1832年,英国人Robert·Hunt和John·Herschel 就曾以铂为主要材料进行了一系列实验,试图用其印制图像。他们获得了效果极为惊人的影调,但遗憾的是未能找到有效定影的方式,图像会在接下来几个月后渐渐淡化,二人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种绝美的影像消失。

      1873年,化学家William·Willis终于找到能够留存铂金丰富影调的方式,铂金印像才真正具有实用价值。同时,由于铂是极为稳定的元素(比黄金还稳定),其保存时间和画质稳定性远远超越银盐印像。因为银盐印像是两层,上边是含有感光材料的明胶,下边是一层纸,而铂金印像是感光材料直接渗透进纸中,只要保存得当,几乎不会褪色或破损。

      遗憾的是由于铂的市场价格极为高昂,同样尺寸的照片,造价曾是银盐的50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逐渐被人们忘记。1970年影史级大师,同时也是大土豪的Irving Penn先生为了实现绝不的极致影调,花了10年时间,重新复刻了铂金技术。

      请允许我用较大篇幅介绍铂金工艺,因为在本篇文章中,你会看到很多摄影发明发展期间不断改善的工艺。

      按照历史进程来说,几乎都遵循了新技术淘汰旧技术的规律。但铂金却是一个例外,1832年的前辈们就已经见识过184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够震撼我们的极致影调,这种影调即便是你那块两万多票买的最新款艺卓屏,或者爱普生最新款的艺术级微喷都无法企及。

      从某种程度来说,虽然这近两百年间因为科技水平的制约,战争的影响,物价的上涨等种种原因,让铂金工艺在风雨中起起落落,但从未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说得鸡汤一点的话,就是有些东西太美,美到你年轻时见识过一次,却愿意付出毕生精力再看一眼。

      1842年,英国科学家John·Herschel发明蓝晒法摄影。其基本方法是混合8.1%的铁氰化钾溶液和20%柠檬酸铁铵溶液,涂抹纸上并晾干使用,后用醋酸溶液加深,再用铁氯化钾显影。

      由于使用的是相纸,时间较长,这种方法更多用于影印照片,而不是直接作为底版拍摄。因配方化合物颜色的原因,最终照片会整体呈现蓝调,故名蓝晒法。添加不同药剂还可让蓝色更深,或是将影调呈现其它颜色。

      前边介绍摄影发明之初的两种方法各有一个致命缺点,达盖尔的照片不能复制,而塔尔伯特的纸基照片画质粗糙。于是湿版摄影闪亮登场。

      火棉胶湿版由英国人Fredrick Scott Archer于1851年发明。方法是将硝化纤维与酒精溶合,再混入碘化钠和溴化钾,这样获得了一种黏糊糊湿漉漉的乳剂。将乳剂均匀涂抹在玻璃板上,然后将玻璃板浸于硝酸银溶液中,此时就可以感光了。拍摄后使用连苯三酚显影,再用海波定影,便可获得一张负像。

      这种摄影法可以获得如达盖尔法一样细腻的图像,由于使用了玻璃板,照片可以无限次复制。同时,感光时间也大大缩短,一般光照条件好的晴天,拍摄一张肖像只需30秒。

      但这种方式也有一个缺点。由于火胶棉干燥后,不再与连苯三酚反应,所以拍摄和冲洗必须在乳剂干燥前完成,趁湿拍照,故名湿版。

      :其实在Archer以前,人们就知道如果想复制照片,就必须找到比纸更好的片基,简而言之,越透明越好。那时候人类所熟知的低成本透明材料只有玻璃。但玻璃表面光滑,感光材料粘不住,在1847年,Saint Victor曾经使用蛋清作为粘合剂(是的,吃的那个鸡蛋清)将感光材料粘合在玻璃板上。这种方式被称为蛋清摄影。

      由于蛋清能粘合的感光材料有限,感光能力一般,被后来的火棉胶大举超越,但蛋清在印像方面颇有功勋。

      你出门拍照,器材就够沉的了,还要背一大堆液体药剂,弄得脏兮兮的,这实在不够优雅。毫无疑问,“装逼第一,跑命第二”的大王国的绅士们也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毕竟,英国菜可以难吃,但摆盘一定要精致。这个道理连柯基都懂。

      1871年,英国医生Richard·Leach·Maddox用明胶替代火棉胶,达到即便乳剂干燥也不会失去感光性能。至此,摄影真正向快速便捷迈出了一大步。你也许会纳闷,为何把干版和放在一起说。其实我们称之为的东西,就是后来被柯达批量生产的干版。

      科普完摄影工艺发明与革新就以为这篇文章要到底了?那真是图样图森破!充满智慧的人类还有近百年的时间才能用上数码相机,这小一百年里当然得把玩出花儿来。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把装反了,会得到怎样的效果?答案是,你会获得一张“红红火火恍惚何厚铧”的照片,我们称之为Redscale。

      原理是这样的:正常情况下,的最上层为蓝色乳剂,蓝色乳剂下方会有一个蓝光滤波层挡住剩余蓝色,因为如果不挡住蓝色,下边的绿色和红色乳剂层也会受到蓝光影响。但如果你把反过来光线先照射到红色乳剂层,于是整个照片就“满江红”了。

      绿色层会感受到一小部分光波,所以你的照片会是红黄的。过了绿色乳剂之后呢?还记得那层蓝光滤波层吗?它把蓝色的光都挡住了,后边的蓝色部分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于是那最后排的蓝色就真的“蓝瘦香菇”了,在照片上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Cross Process其实就是冲洗时用错了药,最常见的为正片负冲或者负片正冲。说白了,就是正片本来应该用E6工艺冲洗,却用了C41,或者负片本来应该用C41工艺冲洗,却用了E6。效果是获得失真的色彩和极不正常的饱和度。Cross Process在数码时代,特别是Instagram盛行之后被“一键滤镜”给玩坏。

      红外摄影顾名思义就是记录下红外线年由Robert W. Wood发明。这也是人类第一次将不可视波长范围可视化。红外摄影在数码时代获得更好的技术支持,红外现在几乎已经绝迹。

      现在,任何一台数码相机都可以改装成红外相机,但一旦改变后,相机再试图拍摄可见光照片时会发生自动白平衡不准确的问题。

      留银冲洗是一种冲洗工艺,多用于时期的电影冲洗。特点是反差增加,而饱和度降低。方法是冲洗时故意避开漂白环节,故这种工艺又称为跳漂工艺。

      留银工艺在数码时代也因更方便在数码后期中实现而被逐渐淘汰,下面这种图基本上各位看见之后立马就知道该怎么来。

      曾经的照片拍完之后是不能马上看的,你会有期待,惊喜和失望,而不是拍一张看一下再拍一张。

      曾经拍照的机会很少,拍一张照片需要的时间也很久,人们也会花很多时间去观看每张照片,而不像现在,照片拍的多了,也快了,但都被遗忘在硬盘里再也没细细品味过。